沙巴体育

法治成就人类有序生活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5日     浏览次数:         

  和谐社会有效化解矛盾,司法理性引导司法公正

  公平正义是和谐社会的灵魂,法律制度是公平正义的体现

  “法律的神圣、法治的理想、司法的作用,成就了我们这个星球井然有序的生活。”今年9月8日,来自世界各地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首席大法官会聚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就“法律、法治与法院”的专题进行交流和沟通。中国最高人民法院院长、首席大法官肖扬以“中国的法律、法治和法院”为题的主旨发言,可以说是一篇中国法制建设的历史和现实情况的概览,脉络清晰,文采飞扬,引起了与会者的极大兴趣。

  中国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南英的发言一开始就让人感受到一股清新的风扑面而来:“和谐社会并不是一个没有利益矛盾和价值冲突的社会,而是一个能够有效化解矛盾、弥合冲突的社会。”他的观点是:和谐社会是指构成社会系统的各个部分、各种要素处于一种相互协调的状态,即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相互协调的一种状态。从法律角度讲,和谐社会应当表现为社会保持稳定,犯罪和纠纷减少到最低程度,社会成员权益得到充分保障,市场经济交易活动井然有序,人与自然和谐协调,公平正义主导整个社会。因此,和谐的法治社会应当是形式合理性与实质合理性并重的社会,这就给司法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南英认为,司法公正越来越成为一个法官能动地综合考虑社会现实,解释法律甚至加工法律,最终作出合法、合理、合情的、有高度社会接受度的决策过程。直接指导和决定这个过程的,就是司法理性。他提出,要在树立宽容的司法观、兼顾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坚持人文关怀的理念、追求司法的可接受性等四个方面来丰富和发展司法的实践理性。

  在经济全球化、世界一体化的时代,如何保障和促进“和谐社会建设”,已成为世界各国司法制度建设和司法改革的共同话语,而司法公正、高效、公信、亲民、便利等不约而同地成为世界各国司法改革的核心目标。中国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李少平通过列举目前世界各国司法改革正着力解决的三大矛盾,论证了和谐社会需要司法保障:其一,“司法资源稀缺性”与“司法需求与日俱增”。从现代社会的本质和特征来看,这一问题是否得以有效解决将直接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发展与和谐。其二,“司法专业化”与“司法亲民化”。法院需要从“精密司法”的判决车间转变成“民主司法”的公共领域,从“专业人士的剧场”转变成“易于民众参与的广场”。其三,“司法正当程序”与“诉讼成本高昂”。李少平认为,为回应和谐社会建设的要求,中国法院必须以提高司法能力为目标,以司法改革为动力,以规范司法行为为基础,不断进行司法制度创新和机制创新,提高司法公信力,拓展司法的社会功能,为和谐社会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

  “现代和谐社会必定是法治社会。”中国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海坤阐述道:社会主义的本意就是它是以社会为本位的社会,是共同的、互助的、和谐的社会,是以公平正义精神为灵魂、为引领的社会。而法律恰恰就是人类的公平正义之术。没有法律的调整和支撑,社会公平正义目标就不可能实现,实现和谐社会也就成为一句空话。